Site Overlay

翁晓莹和强奸犯的时间线(4)-过河拆桥式打胎(下篇)

上集说道翁晓莹(Jane Weng)打胎是过河拆桥,接下来会说原因:

先说翁晓莹打胎有多难,新西兰在2020年7月份是禁止打胎的,正经医院不提供打胎服务,只能找小诊所,还特别难找因为这是在法律边缘的业务。然而她的好朋友小安确实帮她找到了一家,但是不在一个城市,单去的车程就要3小时吧。按道理说这些事应该是他男朋友范振宇负责做,然而人家忙着上法庭处理自己之前的强奸案了,没办法抽出空来。这个时候小安和她男朋友已经搬出去其他地方住了,可是小安作为一个负责的好朋友,还是让小安自己男友开车带着翁晓莹前往了那个城市。。

3小时后,翁晓莹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。打胎完成后,翁晓莹说很痛,但是和男朋友卖惨也没得到同情。然后踏上了归途,路上,小安问:你都打胎了,那以后你还和你男朋友继续谈吗,他肯定会不高兴吧,你怎么和他解释打胎的事情,还有你爸妈那边。翁晓莹说:“回去一定分手,这样一切问题都可以消除啦。”小安也放心的点了点头:“看来没白疼”。

又是3个小时。。


过了半个月吧,远在中国的Timi大兄弟,看见了翁晓莹朋友圈最近更新的一条的秀恩爱朋友圈,可Timi从小安嘴中知道了翁晓莹的故事,就觉得很奇怪,不是说分手了嘛,为什么还在一起呢?于是带着朋友圈截图去质问小安,小安也很纳闷,于是拿起手机去看翁晓莹朋友圈,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见这条朋友圈,男朋友也一样,被屏蔽了一条。小安瞬时爆炸:“我们白浪费7小时陪她去罗托鲁瓦了。”

小安知道翁晓莹的强奸犯男友范振宇是一个很渣的男的,也提醒过翁晓莹了,一般来说,作为朋友,劝说到这里,帮到这里,已经很朋友了。这时候如果再过多管会被骂多管闲事,但是李安还是和其他几个翁晓莹的好朋友说了这事,拉了个群,问我们怎么看,问我们要不要继续去劝说,或者告诉其父母,因为她父母肯定也被蒙在鼓里。

群里所有人一致决定这事是触碰了道德底线,作为真的朋友,应该去阻止Jane继续一错再错,而且所有人都曾经觉得,翁晓莹值得更好的男性当男朋友。

下节开始劲爆:看小安如何去和Jane的爸爸讲述了这件故事

Scroll Up